爆梗笑話:南方有蟲,其名為強,強之大,一只鞋底拍不下。可惜,我知道的時候已經太遲了。那

鍵盤左右方向鍵迅捷翻頁

南方有蟲,其名為強,強之大,一只鞋底拍不下。可惜,我知道的時候已經太遲了。

那是大學的時候,宿舍老二是廣西人,說暑假他爸媽打工不在家,要我們去他家玩,享受一個無拘無束的假期。

到了廣西,我才知道,雨還有這么個下法,我都懷疑是不是老天爺的前列腺出了問題,尿頻尿急尿不凈,簡直了,七天七夜不帶停的,內褲洗了曬不干,正面穿完反面穿。

出不了門,我們幾個只能天天在家里嗦粉,一頓兩頓是個新鮮,連吃七天,那酸爽勁,我們吃的臉都綠了,再一聞,好家伙,都腌入味了。

那天晚上,雨終于停了,大家坐在屋外賞月,老三說:“好想念家鄉的味道啊!”我知道,是時候該我帶著驚喜出場了。

因為我有個發現,南方真的是人杰地靈,北方難尋的知了,這里遍地都是,屋里屋外,就這么在人前明目張膽的飛來飛去,特別囂張,仿佛在說:你來呀,來捉我呀。

這是瞧不起誰呢,怕你不成!我擼起袖子加油干,不放過見到的每一只,就等湊一鍋的時候油炸了解饞,補補營養蛋白質。

既然老三先發話了,我再一看,量足,起鍋,熱油,呲啦,裝盤,上桌,一氣呵成,給他們感動的眼淚嘩嘩的,挑起一個扔到嘴里,一口嚼下去,雞肉味,嘎巴脆,賊拉香!

花前月下,我們摸著黑的一口知了一口小酒,一掃先前郁悶,齊聲高喊,友誼天長地久,干杯!臨走的時候,大家都帶了特產孝敬爸媽,而我知道我爸就好油炸知了這一口,所以臨走前我把老二他們全村的知了都捉了。

回到家,我把裝知了的瓶子遞給老爸,爺倆相視一笑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“快,給你二大爺打電話,讓他過來品嘗美味。”說完就去洗知了下鍋,中間一邊炸還一邊偷吃,嘴里嚼著那個香,美的心里直冒泡,我大兒子,真孝順。

二大爺姍姍來遲:唉喲,稀奇了,我這歲數,走南闖北的也算見識不少,拿油炸蟑螂待客的,還真是頭一回見……

后來,等我傷養好時候,離開學已經過去半個月了,兄弟們都很關切的問我什么情況,我說出了早已編好的瞎話:看你們那么喜歡吃油炸知了,我上樹抓的時候摔傷了,他們聽我一說,頓時沉默了下來,最后還是老三伸出手來:友誼萬歲,眾人疊手齊應:友誼萬歲!

我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給你們講這個故事,所以,你們懂得。

Add friend